立法院今天(8日)再審「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國民黨立委再度使出杯葛戰術,上午先喊要撤換民進黨召委邱議瑩,大搶麥克風,議事被迫停擺,下午協商改由高志鵬擔任召委,才剛宣布開會,藍委又杯葛,雙方爆發激烈口角,藍委更在質詢檯展開一整天的「朗誦馬拉松」,阻撓開會,高志鵬只好再度宣布休息協商。

國民黨立委:「一分瑩霸道,審前瞻免談。」

立委(民)高志鵬:「上次我做召委你們還不是一樣亂。」

藍綠立委團團圍在主席台互罵!國民黨立委延續上星期杯葛策略,在週一續審前瞻草案的聯席會議,不但舉標語、呼口號、搶麥克風,這回,更祭出「文攻戰」,立委一個一個輪流上質詢台、朗誦報紙評論,阻撓進行議程。

立委(國)張麗善:「進而提出建設計畫,才能名符其實叫做前瞻。」

國民黨團首席副書記長林為洲:「給我們那麼短的時間講,然後再來講說你們講的都不具體,那好吧,那我們今天就講一整天。」

眼看藍營立委為杯葛審查,上演朗誦馬拉松,民進黨總召柯建銘只好拉著國民黨總召廖國棟闢室協商,同意讓步。

立委(民)邱議瑩:「這個星期,我不會再繼續擔任召委,但是我希望國民黨的委員,說到做到。」

經過協商,民進黨改由高志鵬代替邱議瑩擔任召委,但下午才剛宣布開會,宣讀議事錄,藍委就爬上主席台、搶麥克風。

立委(民)高志鵬:「好現在休息協商,休息。」

國民黨立委包圍主席台、又敲又打,高喊「確認議事錄」就是「程序違法」、不合規則,雙方幾度爭執不下,高志鵬只能再度宣布休息協商,藍綠多次交鋒,前瞻草案依舊原地踏步。(民視新聞周康韻、羅執中、蔡明政台北報導)

作者:on.cc東網-朱學恒 (低階酸民代表)

?

根據平面媒體三月十四號的報導:

【建商小開王鴻偉十七年前因追求女子張雅玲遭拒,竟將張女撞昏後塞入後車廂,再砍殺她一百七十六刀棄屍,最高法院八年前判王男死刑定讞,但王男不服判決結果聲請非常上訴,最高檢認為最高院特別排除調查這起死刑案件中,被告有無「教化可能性」,違反歷年判決死刑的慣例及平等、比例原則,昨由檢察總長顏大和核定後,向最高法院聲請非常上訴。

張女姊姊昨對王男獲得非常上訴的機會,感到震驚又失望,她反問:「檢察官不是應該要保護被害人嗎?怎麼感覺好像在幫犯罪的人?」】

?

張女姊姊昨對王男獲得非常上訴的機會,感到震驚又失望,她反問:「檢察官不是應該要保護被害人嗎?怎麼感覺好像在幫犯罪的人?(翻攝中天畫面)
?

事實上,這是一個很單純的案件,沒有甚麼感情糾紛,因為被害者根本沒跟建商小開王鴻偉交往過,單純只是王鴻偉一廂情願求交往,但被害者根本從來沒有答應過。也沒有甚麼深感悔意主動自首,事實上王鴻偉最開始開車撞昏張雅玲逃逸時,就已經被記下車號,跟另一個殺人犯兼司法改革委員的劉北元的好狗運不一樣,目擊者沒有記錯車號;所以他不能像是劉北元一樣聲稱自己是自首,因為犯案時就已經被記下車號通報警方,所以王鴻偉的犯案策略是聲稱自己車子被偷走,自己跟案件沒如何跟銀行借錢有關係。

也沒有甚麼臨時起意基於義憤沒工作借錢,因為王鴻偉到案的時候除了聲稱自己車子被竊之信用借貸資格外,事先還將張雅玲的屍體故佈疑陣褪去衣物,想要布置成另外劫色的犯人。他更聲稱自己是因為張雅玲在被砍了四刀之後還意圖奪刀逃走,所以自己才會又再多砍了一百多刀,他是拿了一把西瓜刀面對一名已經受傷的女子奪刀感覺可能會打不過所以被迫自衛殺人。

讓我引述一下最高檢察署所公布的新聞稿:

【再綜觀被告係在案發後不久,經其母之勸諭即自動投案自白犯罪,且素行良好從無前科資料,在看守所與父母接見,即不斷表示悔意,請求家人設法並已給付被害人家屬816萬元賠償金各情,足見被告尚非毫無倫常、泯滅天良、窮凶極惡、罪無可逭之人,原判決竟認定被告從無悔意,已與卷內證據不符】

我個人很想知道寫出這篇完全與事實相違背的新聞稿的下筆者家中無辜的狗兒是否會因為太過生氣而咬他。

前面已經說過他沒有投案自白犯罪,他進警察局是說自己車子被偷了是無辜的,只是人笨沒藥醫被發現雙手及球鞋上有沒洗乾淨的血跡轉貸流程,所以最後才自白犯罪。(而且還他媽的說是自衛殺人)

更誇張的是,他的確是有表示悔意,但只是對自己的父母表示悔意,受害者家屬從來沒有收到他的道歉,也從來沒有接受他的道歉。王鴻偉表示悔意的方法是要他媽不要付錢:

【士林地方法院一審判決前,王鴻偉之母至看守所探視王鴻偉。其母向王鴻偉說,他們準備以880萬與張家談和解,預備先付200萬。王鴻偉要求其母不要付錢,等判決結果再說,以免到時沒了錢又沒了兒子】

更荒謬的是,王鴻偉真正開始想到要對受害者家屬道歉,是在他更二審又被判死刑之後,更三審法官想要知道他到底有沒有道歉,這個時候王鴻偉才想起來自己用一百七十六刀砍死一個青春年華的女性,在2003年才寫了一封信給家屬道歉。

而且在這中間各種各樣的廢死團體不停騷擾受害者家屬,要硬逼家屬原諒王鴻偉。除了力保殺人犯劉北元,促成他當上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委員的把干擾司法當作業績的牧師黃明鎮之外,還有他的教誨師溫媽媽在法庭外當庭控訴受害者家屬怎麼不原諒王鴻偉這個殺人犯,因為他當初是被邪惡力量控制。

但至今,王鴻偉從來沒有供出他真正殺害張雅玲的地點,張家人連想招張雅玲的魂魄都沒有成功。

結果殺人犯王鴻偉在監獄裡面又得獎,又上媒體,但是被殺死前原本想去日本旅遊的張雅玲卻再也沒辦法實現她的願望。

日劇HERO裡面的檢察官主角久利生公平說過一句話:【能站在被害者一方的,也只有檢察官了吧?死者是無法在法庭作證的,能幫他的,也只有我了吧?最痛苦的一定是受害者。】

但是,在台灣,連最高檢察署都選擇站在用一百七十個人信用借貸最低利息六刀砍死一名弱女子的加害者身邊,還有誰會幫無辜受害再也不能開口的死者說話?在台灣,你一旦被殺,能說話的只剩下那些有牧師捧在手心,家裡有錢可以賠800萬的建商小開或是有錢律師(劉北元是賠1000萬),而且他們的話會說的比你和你的家人還要大聲,還要有更多人聽見。你在地獄裡也看不見這種顛倒黑白,殺人者猖狂橫行的景象啊!

明天,當你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的是地獄還是台灣呢?

?

更多東網評論
329E700F1BCF798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林文婷的部落格

marshaea06wh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